小说圈 - 武侠修真 - 综武,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- 第72章:黑猪渡河

第72章:黑猪渡河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【阳澄湖】上,黑云密布,厚重云层,宛如一条山林中狂奔的野猪。

        又似乎是一条黑色天河悬于天际,渐渐与山这边已陷入黑暗的天空连为一体。

        立时将下方湖中船上众人的心头笼上一层阴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珠姐姐,这云好黑、好凶啊!”阿碧天生担心抱住阿珠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不过是个黑云罢了,兴许一会儿会有一场大雨。”阿珠不以为意的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则,内心中生出一抹不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总是感觉这团黑云中,充满了萧煞阴郁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寂静的湖面,此刻更是又黑又静,让众人有种置身于阴森黑暗的冥宫似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阿珠姐姐怕是错了,这等天下,我曾经和人学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叫做黑猪渡河,又叫雨侯犯境,说明此地有古尸作祟,是以尸气由阴冲阳,遮蔽星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面恐怕,不平静啊。”寇仲在秦寿的贱色,似乎得到了升华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次配上他奇特的表情,都让人忍不住想上前给他“大逼逗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,你大哥还有我家公子爷都在下面,乱说话,看他们回来不收拾你的。”阿珠一副大嫂架势制止了寇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量天尊,实则这位小友说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黑猪渡河实则大忌,恐怕,下方不安生啊。”马钰道长不知从哪间房中出来,吓了众人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…老道士,你怎么没下去寻宝?”寇仲无语的凑上前去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量天尊,老道不是和你们说过,我是从山上下来的,不善水性,你们怎么就不信呢?”马钰白了眼寇仲,不再搭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而将目光看向王语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娘,你的事莫要再想了,天意如此,又何必强求,不如顺其自然,兴许另有一番光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若一直这般下去,恐遭不幸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王语嫣娇躯轻颤,心头仿佛被大石压住,她深知慕容一家最是迷信天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之慕容复又是七代单传。

        真要让他与自己生出个奇形怪状之物,恐怕,他们全家都不会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将手帕捏得死死的,眼泪竟不争气地自眼角滑落,红唇微碰,嘟囔着“难道,这就是命”?

        【叮,恭喜宿主崩坏王语嫣爱的执着,奖励天命值12万点】

        我擦,什么情况!

        王语嫣怎么这么突然就想通了?

        【康王墓】中,秦寿一拳轰开剑尸魁,随手一挥将耳中大部分宝贝收入系统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急急忙忙地跑到别处,完全没有时间去想王语嫣的事,边跑边骂:“是哪个鳖孙儿把这个狗东西,轰到你爷爷这边来,我日你大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杂碎,你敢骂我师父!”萧易人争夺【无极仙丹】之时,仍旧不忘与秦寿沟通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寿瞥了眼,正被斧魁、刀魁、钩魁围攻的朱顺水,讥讽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朱前辈现在不灵了,你可要努力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我说,紫凤姐姐喜欢英俊小生,只要你够帅,兴许她能让你一条大白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祝你能得到【无极仙丹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”高似兰白了眼秦寿,被他姐姐、姐姐的叫得腻歪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嘴里骂着秦寿,手中宝剑寒光映人,剑剑朝着萧易人要害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江别鹤、贝海石两大阴逼,也凑到棺椁前相视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掌运起劲力同时打在棺盖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厚重的青铜棺盖被一掌拍翻出去,露出里面躺着苍白老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康王!”江别鹤、贝海石大喜,双手朝着棺材里面摸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死!”萧易人一剑逼退宋明珠、高似兰。

        长老万碎玉,带着「红衣」余杀、「锦衣」蘇杀、「白衣」龚杀,前来支援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就在康王的头上,打来打去,刀光剑影,真气流转,当真是人脑子打成狗脑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场地不合适,秦寿当真准备推个小车,卖点花生、瓜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吼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剑魁似乎认定了秦寿,一剑一人,劈出了一条血路,直达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擦,你没病吧?

        秦寿没有废话继续逃跑,一时间冥室内显得无比混乱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各成一滩各打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,我们怎么办?”霹雳堂几人被长江盟的人死死压制,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好不容易,有了机会,奈何,被绑得太紧,怎么挣脱都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纯心里焦急,表面却还要装成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美眸不断在场中,寻找那个贱贱的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美人,你是不是在找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寿贱贱的声音,贴着雷纯脸颊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吓得她本能的回头看去,谁知秦寿侧着脸早就等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更贱的是,他还特意配了个音——“木嘛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败岳…你…你还能不能再贱一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纯气的小脸红了燃烧的火柴头,恨不得冲过去把秦寿活活咬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嘘,别乱叫,万一把剑魁引来,我没事,你们几个都会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寿伸出食指压在口上,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寿见雷纯有话想说,好奇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能不能快点把我解开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纯心头在滴血,感觉一辈子的优雅,全用来了秦寿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温柔、优雅、忍耐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寿边说边为雷纯解开绳子,见这位大小姐似乎在做思想斗争。

        尴尬笑笑,跑去为江南七怪松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,岳老弟!”江南七怪可比雷纯热情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一个个有伤,还是拱手感谢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都快被打得起不来炕的柯老大,也硬撑身体起身感谢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寿挑衅的看了眼雷纯,得到了一眼美人“倾目”,又马上一本正经地劝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几位大哥,地宫太过危险你们还是离开此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去以后,麻烦告诉我的两个小兄弟一声,让他们回家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镇恶叹了口气,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还想为武林、为百姓,铲除朱顺水这个祸害,现在反倒成了累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寿劝道:“柯大哥不必妄自菲薄,在这里能成为真正无私侠者,唯有你们七位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他人都不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聪打趣道:“老弟,你怎么夸着夸着,把自己都骂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不是骂,我这是诚实。”秦寿尴尬笑笑,正欲再逗几句闷子时,余光中又看到那位举着大剑的丑八怪无语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几位,快走吧,它又来了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