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全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夺荆钗在线阅读 - 第四百三十八章 鼻血

第四百三十八章 鼻血

        张旭樘歪在马车里,用手撩起车帘一角往外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的盛况让他感觉到厌恶——这一群蝼蚁,为了一文钱就能打破脑袋,一辈子忙忙碌碌,愚钝无知,奔来走去,就为了这么几个铜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蝼蚁是没有尊严可言的,碰撞了、践踏了,都可以用一点微薄的银钱打发,是人,可又活的不像是人,比起自己的死士,也只是多了没有用处的七情六欲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在是令人厌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松开手,脱力似的往后倒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太硬了,而他过于清瘦,靠在马车上,他都觉得自己像是靠在了一大堆刀枪剑戟上,处处都扎的他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今天回张家去看张子厚,张子厚伤风发热,他看望了片刻,也立刻受到了风寒袭击,鼻子塞、嗓子哑,周身都冰凉,然而呼出来的气却滚烫,几乎要灼伤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头重脚轻的痛苦之中,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卫,快。”他需要尽快的从马车上下去,回到禅房里,请来太医为自己医治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卫匆匆地散了铜钱,筐子都不要了,刚想搀扶着张旭樘下马车,就看到了正在用力堵塞鼻孔的宋绘月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双眼睛,圆溜溜的,能看的他胆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中咯噔一下,低声道:“二爷,她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旭樘昏头昏脑,一时没有想到“她”是谁,而是急切地下了马车,扶着小卫的手往前走,脚步虚浮,每一步都踩在棉花上,等他看到宋绘月时,两人已经离的非常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绘月一言不发,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对着张旭樘的鼻子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张旭樘打的摔倒在地,两管鼻血也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爷!”小卫惊的一颗心几乎从喉咙里跳出来,赶紧上前去扶他,同时暗暗后悔,没有带上两个护卫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旭樘抹了抹鼻子,在手上看到一抹鲜红,越发的头昏脑胀,冷冷看了宋绘月一眼,很干脆的吩咐小卫:“打回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卫还没动手,大相国寺监院便带着众多僧人匆匆而来,僧人们以为张旭樘是因为马惊了而受的伤,又因他是替今上静修,十分上心,一窝蜂地围住了他,要将他请到后方僧房中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旭樘伸手一指宋绘月:“你别走,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绘月冷笑一声:“当然得跟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留着四管鼻血,一个拉长了驴脸,一个拉长了马脸,神情都很肃然,仿佛不是要进寺庙,而是要进刑房,肩膀和肩膀中间保持着一个拳头的距离,在僧人的包围之下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将两位郡王和一众捡铜钱的百姓抛之脑后,很快就到了大雄宝殿。

        宝殿两侧都是石板路,可以一路向后,宋绘月却没去,而是直接进了大雄宝殿。

        日头不错,大殿之中光线明亮,香塔、香烛都在缓慢燃烧,白色烟雾层层往上,让本师释迦牟尼佛的佛像仿佛是坐落在云雾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佛祖跏趺端坐,微微昂头,不似夜晚时可怖,反倒是有了智德之像,能摄伏群魔,雄镇大千,佛眼细长,射出两道悲天悯人的光——生苦、老苦、病苦、死苦、所求不得苦、怨憎会苦、爱别离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宋绘月拈了三炷香,插入香炉,跪下为亡故的亲人求一片安宁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旭樘让监院带着僧人自去忙碌,不必跟着他,他带上小卫,也进了大雄宝殿。

        殿中本还有几位香客,见了这二人流着鼻血还来参拜,当真是虔诚无比,于是纷纷退去,将佛祖让给了他们二位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旭樘看着佛像,冷笑一声:“你求它有何用?它的金身乃是我们张家所塑,自然是保佑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你爹还是死了。”宋绘月嗤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旭樘放出了许多的鼻血,神智清醒不少:“你娘也没好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顶了一句之后,两腿发软,忍不住的往下倒,立刻扶住小卫的手:“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怕佛祖法力无边,震慑你这个邪魔?”宋绘月跟上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旭樘一脚踩在门槛上:“向来只有魔,哪里来的佛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并不敬神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世上从来没有因果报应,只有成王败寇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走入张旭樘所住的僧房之中,僧房阔大,然而窗户紧闭,厚厚的棉布帘子挡住了门外的光线,让屋子里变得极其阴暗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卫先走进去,点燃蜡烛,将蜡烛放到张旭樘眼睛直视不到的地方去,屋子里越发显得阴暗幽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旭樘随后进去,在小卫的服侍下擦去鼻血,同时对着隔扇后两个抱着刀的壮汉道:“出去守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壮汉答了一声,宋绘月看面目,立刻发现其中一人在码头上见过,是两广路过来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大相国寺清修之时,他并未闲着,而是暗中恢复自己的实力,只是这一回他将人全都藏了起来,不给晋王围剿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背对着烛光坐在主位上,在氤氲的光线中,整个人都有种单薄的脆弱之感,敛着两条长眉,他喝下一杯滚烫的参茶,示意宋绘月坐下:“我随时可以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绘月拉开椅子,坐了进去:“你不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目光扫过桌案,见桌案上铺放着笔墨纸砚,纸是宫中才有的鸡林纸,光洁色白,上面抄写着《楞严经》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旭樘字写的漂亮,抄出来的经书也整洁,然而心不静,常有断笔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邪魔抄经书,有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旭樘笑道:“你这么笃定我不会杀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积蓄力量,只守不攻,等待时机出手,杀了我,形势就变了,你会面对最可怕的反扑,你刚组建的队伍立刻会分崩离析。”宋绘月拽过一张鸡林纸,提笔接着抄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目的不止是杀了我,所以你顾全大局,按兵不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旭樘盯着她的手:“我一直都说我们是同类,我想的事情,你全都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确实是在等待时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手不够,不能再让他像从前那般肆无忌惮的对人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今上不会立晋王为太子,晋王也清楚,所以他能走的路只有两条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条是杀光所有兄弟,父死子继,第二条是弑父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要为母报仇,只会走第二条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积蓄力量,等待着晋王出手,届时,今上死在晋王手下,而燕王领着人马清君侧,朝臣自然会支持燕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之前,他不会浪费一兵一卒。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02/102361/3133619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