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全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被逼婚当天,我错撩了豪门继承人在线阅读 - 第二十六章 傅容屿调查江柏然

第二十六章 傅容屿调查江柏然

        傅容屿前脚走,后脚,张承平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郝丽说,你结婚了。对象还是傅诚他儿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张承平一脸惊愕,宁檀微微叹气,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段婚姻,她又何曾是满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承平误以为是她年轻人的事,便只能重叹:“叔就希望你不要昏了头,不要将公司和家庭混为一谈。大国生物毕竟是你父亲拼命护下的产业,不可能落入他人之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檀眼神里全是坚定,“张叔,我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,我去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承平并非是在今年才见过宁檀,早在十年前,他就去过宁家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,宁檀还是个十来岁的小女孩,被她母亲催着去上学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宁檀应付完这些人,有气无力地跌坐在办公椅上,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 桌上的手机适时地想起:“嗡嗡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拿起一看是母亲的电话,宁檀瞬间满血复活,抓起包跑出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宁母刚跟中介看了一家房子,便着急地跟宁檀打电话,通知搬家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宁檀赶回家,门口已经停了一辆搬家公司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 穿着统一工作服的男人,接连从她家搬着家具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这些东西也都要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檀上楼,宁母正在收拾她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搬走能省点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说,住在这里怕看到过去的东西伤心,那你把家具什么都搬走,到了新家还不是一样每天面对过去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母整理衣服的手,霍然僵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扭头看向女儿,“你好像说的有点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搬家公司的人搬上车的家具,又全部送回原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禁不住人家浪费时间浪费劳力,所埋怨:“如果不想搬,就早点商量,你们这是耽误我们给别人搬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平白耽误你们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檀从楼上下来,打开手机,一一扫了他们的收账码,每人给扫了一百块。

        搬家公司的人刚离开,宁家又来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宁檀看着从车上下来的傅母,那雍容优雅的姿态,不禁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    爸爸还在世的时候,她母亲无忧无虑,而今面容憔悴,时常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檀儿,你们家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将家具都放回原来的位置,但客厅里还是造成了凌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我去叫我妈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檀神情淡漠,转身上了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下来,母女俩一前一后,到了楼下,她还在安排宁檀,“你看着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檀没说话,冲她做了个ok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母好奇,“檀儿要去买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宁国琛去世,宁檀便住在了娘家,他儿子不说,她也知情。这不就来看看,顺便将人劝回去,好好过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准备搬家,刚找了房子,檀儿过去看看,需要买什么,我就让她看着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母在对面的沙发坐下,精神状态看起来并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母一听搬家,马上问:“好好的,怎么想着搬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母哀叹:“换个小点的房子,我跟张姐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母后知后觉,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宁檀,驱车到中介那里,再由中介领着到了一个小区。

        单层公寓,还算新一点的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宁母找的是两居室,她和张姐一人一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宁檀进去看后,要求:“还有没有三居室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介稍显为难:“有是有,可是你母亲都付过定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我来垫付剩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檀很果断。

        中介带着她在同栋找到三居室的房子,宁檀看后,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将剩下的钱交付,房本什么暂时不好办理,只能先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宁檀见时间还早,联系许小珍一起到了家具市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的嘉乐传媒。

        助理林周从外面回来,顾不上喝口水,匆忙奔到办公室汇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查到了。江柏然是江南城江东笙的二公子,简单的说是私生子放在了明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容屿翻文件的动作一滞。

        抬头的瞬间,林周继续说:“他母亲温曼玉是俏芙蓉的老板,是江东笙的小三转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容屿将文件丢到旁边,端着手臂,在原地踱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低眉抬首间,眉心微微皱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尼卡罗碰到的那次,江柏然穿着普通,没想到来头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查一下,他那五千万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查到了。他曾去跟江东笙要过钱,结果没见到江东笙,却碰到江柏霖。两人起了冲突,温曼玉得知叫走江柏然,了解情况后,很爽快地给他一张支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江东笙不知情?那个支票的数额可不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江南城表面是江东笙在管,实则他儿子江东霖当家。反正支票是温曼玉给的,他们江家就算不满也无权干涉。对了,老板,还有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容屿眉头舒展,显得很无所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周小心观察他的神色,犹犹豫豫:“……江柏然跟太太是校友,而且当年在校期间,曾是太太的初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容屿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在家具城的宁檀,无故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    揉了揉鼻子,指着挑中的沙发和床,对老板说:“这些和那些,全都今天送到锦绣花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一看是大客户,点头哈腰。

        宁檀刷卡付账,又跟许小珍到其他店铺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柜子桌子要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小珍一路算计。

        宁檀摁下,她支棱的手指,“柜子现有的,不用买,桌子倒是需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一处花店,两人进去买了两盆同款铃兰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待幸福和爱情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付账离开,许小珍分宁檀一盆,念念叨叨。

        宁檀并未在意这个,只是笑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宁母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宁檀,房子怎么给我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宁檀一接通,就听到母亲的咆哮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蹙眉,将手机递给副驾驶的许小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是我,小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宁檀呢,让她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着许小珍,宁母的火气还是这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小珍没法,只能开了扩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宁檀心平气和道:“妈,我只是换了一个稍微大点的,我已经付了全款,房本在下周办理。家具都买过了,正在送的路上,我也马上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头的人,听到她的解释,终于消停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小区,宁檀领着去了所在楼层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宁母和张姐从楼上,原来那家下来,看到她,并未消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她身边时,母亲还是不悦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姐怕母女心生嫌隙,劝:“别生你妈妈的气,她只是想着你都结婚了,以后也不常回来。其实也没关系,你不嫌弃可以住我那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是三室,我那间我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檀语气坚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姐不好再说什么,只默默进了屋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看着小区是半新,里面其实是全新。柜子是装修公司弄的,现在只配上床和桌子,差不多房子就齐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到时把咱家那冰柜都拉来,不浪费那个钱买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母跟张姐说,一个眼神都没给宁檀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小珍站在一旁,更是一个屁都不敢放。

        全部都安置妥当,张姐在打扫卫生,宁母在新买的沙发上坐着,偶尔也帮忙用抹布擦桌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宁檀环顾一圈,说:“我送小珍回去,还需要什么。妈你给我发信息,我到时顺便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离开,宁檀带走了买的那盆铃兰花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许小珍送回家,她回了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视台迟迟没有动静,宁檀准备起诉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到公司,就看到大国生物的大楼下,一辆车前倚着一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近发现是蒋彧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时候来的?怎么没跟我打电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檀从车上下来,笑着走近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到,正在犹豫上去的话,会不会打搅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彧南绅士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宁檀抬了抬眉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律师,她正好需要请教。

        办公室内,两人刚进去,从外面进来一女子,“宁总,客人需要喝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她脖子上挂断工牌,宁檀猜测是新招的助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向已在皮质沙发上坐下的蒋彧南,问“喝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咖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女子颔首,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檀目光收回,起身去关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回身,说:“我正好有事找蒋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彧南换了个坐姿,翘起二郎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是公司名誉受损的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愧是学过法的,什么都瞒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檀拉了把椅子在对面坐下,刚要再说话,门被前来送咖啡的助理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很有眼力见,知道送两杯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人出去,关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宁檀继续说:“我去过电视台,明确表明不给辟谣,我就告他们。你看,两天过去,不见动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告吧,我当时看到那个新闻,也挺震惊的。虽说我没法亲自帮你处理这件事,不过,可以给你找律师。事先,你收集证据,写个方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就这个事谈了很久,挨近中午,蒋彧南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巧的是,在楼下上车的时候,被傅容屿瞧见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车子离开,傅容屿下车,看到了停在旁边的宁檀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冷着一张脸上楼,在电梯中途碰到了张承平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身白大褂,明显是刚从实验室出来,准备去找宁檀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傅容屿的那一眼,他像个长辈似的,清了清嗓子,“你是傅诚的儿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容屿斜他,态度还算礼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已经跟我们宁总结婚,希望不要太影响她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张承平摁了楼层。

        电梯‘叮’地一声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他走出去,傅容屿还没弄明白他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09/109861/2861217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