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全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问鼎武道在线阅读 - 第二卷 灵海篇 第一百二十四章 幽在何处

第二卷 灵海篇 第一百二十四章 幽在何处

        赖安养死士的事情告知于黎世义后,黎世义非但没有同意,更是将赖安的这种行为彻底谴责。

        赖安见事情败露之后,将黑牢之中的所有人员全部转移,以草自青的秘法将其隐蔽在灵海的某一处角落之中,来了一个偷天换日。

        黎世义虽然搜遍了赖安的所有区域,找不到被死灵之气附身的人了,但是他仍旧没有松懈,继续对赖安做出一定程度的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赖安也早已感受到了,黎世义根本不再信任他,或许某一天,自己即将惹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筹划了一年多,仅仅这两个月就要将自己置于死地,不甘心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黎世义继续让赖安来到大殿之中见他,说是有要事商议。

        唯独赖安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,恐怕这是要斩草除根,自己此行怕是有去无回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赖安倒也无惧,他且看看黎世义到底能拿自己怎么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到这里也有两个时辰了吧?你还想对我说点什么吗?”黎世义端坐于高椅上,神色淡漠,面容越发憔悴。

        赖安闻言,不慌不忙:“族长,我是一时鬼迷心窍,操之过急,才萌生了这种错误的想法。现在,我已经承认了自己的错误,同时也准备改过自新,如果能让鄙人继续和大家一起将死灵之气铲除,我必将义不容辞!”

        黎世义乜斜了一下眼睛,打量着他,表情有些复杂,随后叹了口气,一挥手:“也罢,你也是灵海族人选拔出来的,当年竹放言等老将都称你是少年英才,我才任用了你。有时候你的想法虽然激进,但有些倒也是不错的法子。但是现在你万万不能把族人的性命当作儿戏,要知道在我们的族人,每个家庭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伤痛,你也是有家室的人,忍心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或是长辈陷入水火之中?”

        赖安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凶狠,但是不能表露出来,自己心里越加愤怒,浑身忍不住颤抖,他只好上前一步,用力地抱住双拳,喉咙发涩,声音渐沉:“当然不能。我明白族长您的苦心,这一次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,请给我一次机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黎世义看向了一旁的大祭师,只见他脸色微变,嘴唇收拢。黎世义心里明了,摇了摇头,伤神一叹:“你可知我们的灵海祖训,若是违背,可要是处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处决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想将我除掉,我赖安也没少平定死灵祸乱,到最后就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赖安暗自冷笑,不过他还是要伪装诚惶诚恐的样子,连忙跪倒,重重磕头,涕泗横流,声泪俱下:“族长,且再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,我要杀敌,我与灵海的所有同胞都一样,都有着满腔的仇恨与愤怒。族长您若是将我除掉,阵前斩将,不利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俞经耀在一旁看到赖安现在这般无耻的模样,不停地摇头,曾经英姿飒爽的英雄,如今却成了这副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惜命吗?他若不这么说的话,我也会为他说话,但是现在为何自己的心很是反感呢?

        俞经耀准备沉默,不做出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赖安见黎世义还是没有什么反应,表情依旧木然,他便悲哀地回退了几步,笑中含泪:“我明白了,族长,现在确实已经到了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地步,我死后应该会有不少人开心吧?但是我求您,不要迁怒颂仪,我只有一个遗愿,照顾好我的女儿,这样的话,我死而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黎世义听了赖安的最后一句话后,终于眼眶之中流出一行热泪,显然,他的内心对赖安也是不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黎世义手指微动,有所动容,想要开口。大祭师看到这一幕,眼神大变,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世义,且莫心肠软下来,此子不除是为大患!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赖安,你还是……不必以死谢罪,但是今后还是需要派人监视你的一举一动,这样你接受吗?”一段话,本可以流利地讲完,可黎世义仿佛反反复复地重复了好几遍,才艰难地说出了口,脸色由苍白变得更加惨然,下了一个痛苦的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祭师听到了这句话,心里失望地一叹,果然,黎世义这种仁慈的心是下不了如此绝情的决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之举,只恐怕是放虎归山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赖安听了黎世义的话后,面色先是惊异地一愣,随后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欣喜,又是无比悲戚地跪在那里,不断叩首:“多谢!多谢大族人恩典,放过我这幼稚的举动,我今后定当为族人涉死!献出己身!”

        黎世义闻言,脸色慨然,深深地叹息一声:“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赖安轻轻地站起身子,转身刚要走,大祭师手一挥,准备发动接下来的预备计划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能就这么放走了这赖安,肯定是养虎为患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祭师身旁的一些士兵,以及隐藏在殿内的一些侍卫,看到了大祭师的这个举动,纷纷走上前来,拦住了赖安的去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赖安见此,心里暗叫棘手,当真是无法叫我轻松的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若是出手,便是落了道德的下风,反而坐实罪名;我若是不出手,扣押在这里,就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赖安思忖一番,只好挤出一个苦涩的笑容:“看来大祭师还是不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祭师走上前来,表情依旧是严肃的很,声音也有些冷淡:“赖护法,我此举并无它意,只是想要最后问你一个问题。幽到底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赖安听了这话,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愧是大祭师,这都能够发现吗?不过这几日没有和草自青待在一起,他发觉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一战之后,幽便被我封印了,大祭师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祭师望向赖安的脸色,只见他云淡风轻,没有丝毫说谎的迹象,心里很是纳闷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这样,那为什么自己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死灵之气的气息,还和幽如此相像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封印幽的时候,自己也在场,最后那封印的玉佩,落到了赖安的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确定这两者之间,没有莫名契合的联系吗?

        大祭师看着赖安的脸色,越来越捉摸不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/105/105787/28728427.html